简体中文 English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长沙星城:负极材料激烈竞争中的品牌进阶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4-01-21 访问量:

【高工·新产业综合报道】 【《高工锂电》1月刊 文|本刊记者 胡 维】

作为锂电池市场的主流材料,石墨类负极材料在动力、储能电池领域的应用正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负极材料整体趋势也在朝着高比容量、高充放电效率、高循环性能和低成本的方向发展。

 

2013年,中国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的整体价格出现大幅下滑,毛利率从去年的30%左右下降到现在的15%左右,国内负极材料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在第三届高工锂电产业高峰论坛上,长沙星城微晶石墨有限公司总经理皮涛告诉记者,“通过企业之间的交流,能明显感觉到大家都很有压力”。

成立于2001年的长沙星城微晶石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锂电池负极材料研发与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2013年位于长沙市金洲开发区的负极材料产业基地顺利建成达产,目前,其公司年产能达到5000吨。

对于2014年中国的锂电负极材料市场,皮涛认为,“总量增长这块,我们还有几个机会。第一,是国际市场。日韩的成本压力势必要向中国国内转移,包括材料转移,对负极材料而言,应该对长沙星城这种做品牌的企业是个机会。第二,整个负极材料明年应该还是会跟大行业一样,会有一个稳定的增长,只是说在这个稳定的增长中间,会几家欢乐几家愁。”

同时,他表示,长沙星城在2014年也有个目标,“就是苦练管理内功,优选客户结构,提升产品价值,相信2014年是大有作为的。”

负极材料作为锂电四大关键材料之一,其发展呈现出什么特征?

个人判断是:整个锂电行业正处于成长期末端向成熟期靠近。长沙星城是2001年进入这个行业,在这个成长期中,我们看到有很多企业发展了,也有很多企业消失了。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的因素:毛利率越来越低;企业数量越来越多;产业集中度越来越高;洗牌速度越来越快,而且这几年有越来越明显的趋势。

产品方面,在负极材料领域,贝特瑞是以天然包裹类石墨见长,杉杉科技是以人造中间相石墨见长,长沙星城以什么在市场立足,我们有自己的考虑。事实上,负极材料产业链比较长,也相对复杂,是一个多领域、多学科、多产业协同作战的结果。正因为这个特点,给我们技术人员提供了可操作的空间——工艺流程、设备定型、生产成本以及产品提质等方面都预留了比较大的拓展空间。

一个产业会涉及成本的有序降低,这个行业的先行者肯定会有不合理的东西存在,需要矫正,包括成本路径、工艺流程、设备投入等是否合理,这就为我们长沙星城石墨的发展留下了机会。

市场方面,对负极材料企业来说,可能都会面临同样的难度,但同时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来想象,这种想象是对大家都有利的。

市场变来变去,我们最终的竞争,可能就是产品性价比的竞争,产品是否能够满足客户的核心价值,未来两三年这种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对于负极材料领域的最终格局,我认为剩下的不会超过三、五家。现在哪怕有三、五十家,一定有80%以上的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会死掉。

负极材料体系很多,但用量最大的还是石墨类,您对市场上众多负极材料的技术路线怎么看?

站在技术的角度,我认为,负极材料在锂电产业链里面可能是难度最大的。因为即便天然包裹石墨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但一定还有改进的空间。天然石墨因为本身的结构缺陷。用于消费类、高容量的电池比较好,但用于动力电池还不是一个最好的产品,他的实用性还有待加强与提升。

人造石墨的技术路径比天然石墨更加复杂。长沙星城对人造石墨的理解跟别的企业不完全一样。长沙星城的负极材料开发的路径,是如何把天然石墨跟人造石墨进行技术上的融合,把容量做到更高,又能把人造石墨的产品特性保留下来,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很大的工程。这个问题解决了,负极材料一定会有一个质变,可能在价格、市场,也可能在客户的认可度。这个质变,长沙星城相信很快就会到来。

负极材料各材料体系没有本质的差异,但石墨类负极材料有个特点:与理论容量相比较,它容量的发挥已经达到95%以上了。这5%的差异,实际上更多的不是容量的差异,而是产品性能的差异,如循环性能、充电反弹、电解液的兼容性、安全性能等,这几块技术我们都还有空间去进一步研究。

实际上,现在每个企业的技术路线都应该是独立的,而最终会形成负极材料行业一个大的统一的产品标准。负极材料不管是人造也好,天然也好,最终能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就那么几款,关键是企业在细分市场的定位和差异化竞争。

负极材料的主要市场份额基本被贝特瑞和杉杉两家瓜分,留给其他企业的市场份额非常有限,而且剩下的市场基本都是中低端市场。有负极材料厂商就表示,希望各家能联合起来,一起冲破贝特瑞和杉杉的这种市场壁垒。您是否认同这一做法?

肯定会有一些企业在想这个事请,能不能真正突破壁垒,我认为完全可以,但不仅仅是从产品的角度,要从多个面,包括客户、产品、管理等角度去突破。如果不从这些角度来做努力,要超越贝特瑞、杉杉,都是无稽之谈。

其实,对一个产品市场推广而言,更多的是取决于客户信心。比如,长沙星城的产品跟日本的产品就在一起评估过,性能上大致差不多,但是更多的是取决于客户有没有信心、敢不敢用。这种信心,一是需要企业的管理内功,二是取决于负极材料行业的整体成熟度。竞争一定是全方位的,是一个长跑的过程。

另外,我们心态要放好一点。贝特瑞和杉杉科技各有长短。我对于这两家企业,也并不只是单纯的竞争对手,而是一个互补型的关系。我们真正的“竞争对手”是我们服务的企业,整个电池行业以及产业发展的生态圈决定了材料企业的日子是否好过,这种竞争的杀伤力是很大的。

此外,我希望当我们负极材料厂商能够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能够心平气和地评价彼此。

目前,电池都往高电压、高容量方向发展,这对负极材料有何影响?

对负极材料这块的影响并不大。电池往高电压走,当然对产品的品质要求会越来越高,实际上是一个容量提升的途径,对负极材料的要求就是解决能量密度、杂质、安全性的问题。

实际上,目前能够做高电压电池的企业还不多,包括三星也很谨慎,估计2014年会有一个大的发展。我们对这块也很关注,目前重点是全部采用自动化的设备对现有生产线提质,以提升现有产品质量及品控标准,同时也在对SI等复合类高容量负极材料进行研发,目前,金属复合类负极材料已经进入中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进入市场。

此外,这对类似长沙星城这种专注于长线发展的材料企业,一定是一个利好。先把消费类电池的问题解决,再导入到动力电池,在这个过程中间,就会洗掉很多候鸟型企业,至少会有一小半负极材料企业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了。所以,这种市场对产品性能的极致追求,会成为材料企业洗牌的机会,就看企业怎么把握。

智能手机、移动电源等下游市场的需求变化,对负极材料发展有什么影响?

实际上,锂电行业每年总的增长速度快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速度,大的经济环境不是很好,加上国内很多资本市场不成熟,恶性投资对锂电行业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其实,这是一个利弊参半的事情。这些细分市场的发展,也给锂电行业包括负极材料提供了一些机会。

可以说,细分市场的快速变化,使大家更警觉了,企业会更加关注对市场的战略判断。比如很多客户不具战略价值的时候是不能做的,我们也吃过这个亏。未来我们的红海蓝海在哪里,我们会更加谨慎地判断。

动力电池市场的逐步打开,会对负极材料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从目前来看,动力电池的材料,大家关注最多的是安全性。一个成熟的产业,一定不仅仅是安全性,安全性只是首要的、基本功能,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谈高速发展,还为时尚早。在我的理解,可能还有几个来回折腾,这种折腾肯定是个曲线式的往前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行业也处于一个本身在逐步匹配的过程。

对我们负极材料企业来说,首先不能把自己做死了,做企业不是赌徒,需要对产业先做战略判断,并把前面的技术、工艺、路线都摸透才能进行大规模投资。此外,动力电池市场给我们整个材料企业摆了一个机会,但真要到了市场爆发的这一天,整个行业洗牌更快,也就是说价格雪崩,等到那个时候,负极材料企业能剩下来的一定没有几家,这是行业的发展规律。

长沙星城一直在做人造石墨,在经验积累有一定先发优势,包括成为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等电动大巴的负极材料供应商。这些经验使我们知道什么材料能用,什么材料不能用,起码我们已经具备了这种经验,而可能很多企业需要重新走一遍。这是我们的优势。

实际上,在动力电池领域,我们是花了很大精力的,在明后年我们的这种价值会逐步展现出来,套用一位企业家的时髦语录就是: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